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怎么样,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手术,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安全吗

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怎么样,

关键词: 医学生 考生 招办 山东中医药大学 学生毕业
这个司机有多可恶,活在世上天理难容。

  孩子3岁两个月,家长给报了绘画、机器人、小小英语班;周末两天给孩子报七个班;凌晨两点爬起来去“抢名额”报辅导班……这一切看似荒唐但却真实发生,当下补习班之怪现象不禁让人质疑:家长们都成了“培训班强迫症”?

  三岁两个月的孩子,也上培训班

 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这是王林(化名)十分坚信的信念。

  为此,王林给刚刚三岁两个月的儿子也报了培训班:绘画、机器人、小小英语班。原本王林还想给孩子报钢琴班,但是培训老师说孩子年龄太小,坐不住,在咨询了几家培训机构得到了一致的答复后,王林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  每个培训班一周两节课,这对于还没有上幼儿园的孩子来说,并不是负担。但是王林却慢慢发现了问题所在,那就是孩子太小,培训班的内容孩子根本无法领会。

  绘画班虽然上得是小班,但是连颜色都没有分清的孩子,要按照老师的要求选出相应的画笔,显得很困难。绘画需要能坐得住,可是儿子总会被不同的事情所吸引,很难静下心坐下来。至于绘画所要求的图形,儿子就更难做到了,往往拿着笔往纸上胡乱画一气,完全不管不顾老师的要求。

  在机器人课上,王林的儿子更显出了年龄劣势。乐高机器人需要根据图形拼插,再高级一点自己根据想象拼插,可是王林的儿子似乎只知道将一块块拼板扔到地上再捡起来,或者由于拼插不上而嚎啕大哭。但王林觉得这都是必经的过程,谁是一开始就会的呢?

  唯一让王林心安的就是小小英语班。因为班级里的孩子年龄都差不多,再加山外教的教学方法比较活泼,因此孩子在边玩边学中也算学到了不少东西,在上了一个月8节课后,孩子已经基本认全了26个字母。加上平时王林经常播放英文的儿歌,孩子也能时不时地说出几个单词。

  “总比什么班都不上在家里呆着好,说实话,能学一点是一点,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学,我们要是不学,肯定会吃亏。”

  绘画课一节80元,机器人课一节150元,小小英语课一节100元,儿子每个月的学费是2640元,幸好王林和丈夫都有不错的收入,这份支出还不至于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。

  “为了孩子的将来,再穷也要上补习班”

  “为了孩子的将来,再穷也要上补习班。”说这话的是新市民张琳(化名)。从莱西老家来青打工的张琳夫妻,属于中低收入,然而这并不影响她要给孩子报培训班补课的决心。

  张琳做家政服务员,一个月的收入为3200元。张琳的丈夫是送外卖的,运气好的时候,一天能赚150块钱左右。

  夫妻的月收入,刨除房租和基本的生活费,已经所剩不多。但是张琳却舍得每小时掏100块钱,让孩子去上英语补习班。“100块钱不可能请到一对一的老师,但是即使这样,也比不去上要好很多。”

  孩子的班主任劝张琳,学校学的知识已经足够孩子回家消化,没有必要再额外去上补习班。但是张琳却认为,孩子面临考高中,本来就比条件好的家庭的孩子少上了很多补习班,已经很对不起孩子了。“再紧巴,也能挤出孩子每个月上英语补习班的800块钱。”

  周末,送孩子上七个补习班

  每个周末的早晨六点就要起床,晚上7点才能回家,这样的日子对于宋娟(化名)和老公来说“是一场苦役”。而事情的起因是,她上五年级的孩子,在周末两天的时间里报了七个补习班。

  对于孩子补习班的时间安排,宋娟认为已经做了最优化的安排:能够尽量在同一地点上的就在同一地点上,这样可以避免路上来回折腾之劳累;在纯粹学习之余还有音乐、舞蹈课,可以让孩子“劳逸结合”。

  以下是宋娟给孩子安排的周末课程表:

  周五放学后,晚6点至8点两个小时,孩子上英语补习班,每小时100块钱,合计200元。周六上午9点至10点,上声乐课,每小时100元;同一地点10点15至11点15,上古筝课,每节课120元;下午3点至4点20,学舞蹈,每节课120元;下午五点到6点,学书法,每节课100元。周日上午的课程安排稍微好点,但是也并不轻松,上午8点到10点,到某知名培训机构学奥数,两个小时的时间,需要300元;下午3点到5点,再上两个小时的英语班,又要花掉200元。

  到了周末,宋娟形容自己像“行军打仗一样”,匆匆赶场。由于很多课外培训班的上课地点在香港中路,这对于家住浮山后的宋娟来说,是个不利因素。早上到培训机构,开车加上停车的时间,差不多需要40分钟,中午在外边随便吃个简餐,吃不吃好,干净卫生与否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,“只要快就好。”以前坚决不允许孩子吃肯德基、麦当劳的宋娟自从孩子上了培训班之后,一改“健康饮食”的习惯,只要能够快节省时间,就比什么都好。

  由于早晨六点起床,晚上回到家要将近七点钟,回家后还要写学校布置的作业,宋娟的女儿周末没有早于晚上11点的时候。中午吃饭的时候看孩子实在太累,她就会把孩子带到车上睡一会儿。慢慢的,宋娟也开始想办法,买了一个充气气垫放在车的后排,中午的时候孩子可以在气垫上舒服得睡上一个小时。

  宋娟认为每个假期和周末,对于自己和孩子来说都是一场噩梦。“比学校的课程表还紧张。寒暑假这些课外班只休两个周左右,其他时间都正常开课。所以报上了就"套"上了。”在培训班,宋娟常常会和其他家长们一起听课做笔记。宋娟的女儿常常因为睡眠不足打瞌睡,一走神,接下来的课程就会跟不上,这就需要宋娟这些家长们发挥作用,做好笔记备孩子培训课后家长再给他们补课。

  有个一起学奥数的研究生毕业的家长发现,补习班的课程太难了。20个题,他只会做7个,而7个里面有2个答案还是错的。当这位家长和培训班的老师讲题有点难时,老师却说,题不难,孩子们的智商都会做,再说了,如果题不难点,怎么保证孩子会做别人不会做的题?

  虽然孩子一年光上补习班的费用就要六七万,但是宋娟认为以自己和老公的收入,还可以承受。他们俩都有着稳定的、不错的收入,一年下来,夫妻俩可以入手30万。但是对于二胎,宋娟坚称不敢要了。“一年光花在孩子身上的,就要十二万左右,再要一个月,我们夫妻俩要喝西北风。”

  虽然花钱也肉疼,但是宋娟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。在宋娟女儿的班级里,上培训班的要比不上 培训班的学生成绩高出一大截。有时候,老师们也会给家长们推荐好的培训班,但是并不强制。“但是家长们急啊,尤其是在高考的指挥棒下,一分都能决定命运。现在自己和孩子苦点,将来孩子的分数是会说话的。”

  从顺其自然到紧急补救

  家长陷入补习班“恶循环”

  “我当初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现在让我自己讨厌的样子!”说这话的是刘因(化名)。他是一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家长。因为和妻子都是海归博士,刘因一直特别崇尚“顺其自然”的教育。

  在刘因以前的观点里,孩子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事情,不能违背规律扼杀孩子的天性。在这种教育思想指导下,他的儿子过了几年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。可是在上三年级后,刘因发现“现代社会的发展已经把我这种教育观念碾压成渣土。”

  刘因最初的恐慌来自于家长会上。老师一句“数学逻辑思维能力不强,英语词汇量不够多”让刘因有点懵。而在随后与其他家长的交流中,刘因彻底慌了神。“别人家”的孩子钢琴过了8级,自己的啥也不会,“别人家”的孩子英语、数学、作文补习班至少上了一样,而自己的孩子啥也没有。

  “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孩子在裸泳,这样下去十分危险。”刘因说,在与妻子商量了一晚上之后,他们俩开始了“恶补”:周六上午两个小时的英语,下午两个小时的数学;周日在征求孩子意见后,选择了孩子感兴趣的围棋,机器人和绘画班。

  在坚持了一个学期后,刘因夫妻发现不光孩子累得不行,自己也“累傻”了。因为除了接送孩子,他们还要陪学,要在课堂上和孩子一起做笔记,这样才能保证孩子课后有听不懂的可以请教他们。于是,在商量一番并征求孩子的意见后,刘因放弃了数学班和绘画班。美好的时光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月,孩子因为数学成绩下降明显,夫妻俩又重新给孩子报了数学班。

  现在,刘因见人就说,别跟我提我们那时候天天玩照样能读博士、能出国,现在就是这个形势,你自己想顺其自然,但是很多时候不得不妥协。

  好的培训机构名额需要抢,

  家长半夜抢名额称“比双十一累多了”

  张玲(化名)的女儿今年上五年级。孩子很优秀,但是唯独数学有点弱。100分的题考94分,而班里有两个人考到了98分。虽然只有4分之差,但是张玲还是紧张得不行,认为女孩子如果数学不在小学打好基础,找到正确的学习数学的方法,上了初中、高中后会差距越来越大。

  在多方打听横向竖向比较,咨询了同事、朋友,并且参考了女儿学校老师的意见后,张玲慎重得做出了选择:报名某知名机构的奥数班。张玲报这个机构的奥数班有充足的理由:其一是这个机构就是靠着奥数变得名扬国内,全国各大中城市都有其分支机构,而报名的人数特别多,这足以说明其品牌的过硬性;其二就是同事好友的孩子在上过这个机构的奥数课后,数学成绩少的提高三五分,多得提高十几二十分。

  虽然早就听说该培训机构名额有限,但是一来到现场,其火爆程度还是让张玲吃了一惊。孩子晚上七点钟到九点钟开始参加培训机构的入学考试,家长们则在另一个房间里由机构的老师做讲解。上了个厕所的空儿,张玲发现房间里已经挤得水泄不通,不但没有坐的地方,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。实在没有办法,张玲只好和老师并排站在讲台上,那场面现在回想起来,张玲都觉得很尴尬。

  老师讲解的内容很多,但是张玲总结了一下,无非就是是如果孩子的数学基础一般,就不要来培训了,即使培训了也听不懂,奥数培训班不是适合所有的孩子。一位家长告诉张玲,能踏进这个培训班,就说明自己的孩子数学基础不错,但是如果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,说明孩子的底子差,更要想办法进来。

  “我的孩子参加了三次考试都不合格,托人找关系也没有用,人家说找关系进来后,孩子还是跟不上课程,家长是自欺欺人。所以,我们又在家好好学习了一个月的数学课,这次再来试试。”这位家长说,如果这次再不行,就退而求其次,去一个名气稍弱一点的奥数培训班,上了总比不上好。

  还好张玲的女儿够争气,通过了培训机构的考试。张玲长舒了一口气,至少敲门砖是拿到了。可是问题来了,即使通过考试,培训班的名额也有限,需要家长在考试的第二天的零点开始抢名额,如果抢不到名额,培训机构也爱莫能助。

  那一夜,张玲和丈夫没敢睡觉,提前和北京时间校准了时间,一遍遍的刷新培训机构的网站,终于如愿以偿得给女儿抢到了宝贵的名额。而这期培训班20个名额,在不到两分钟内就被抢光了。没有抢到名额的家长,甚至愿意出5000块钱来换听课的机会。“那种感觉,比备战双十一累多了。当看到女儿报名成功的那个页面,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人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,一动也不愿意动。”来源青岛日报)

  向本网爆料,请拨打热线电话:0546-8335000,或登录东营大众网官方微博( @东营大众网)、东营大众网官方微信(微信号:dzw8335000)。
初审编辑:苏旬
责任编辑:玉青

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大众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大众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